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以前的文=v=

Fri.03.07.2009 8 comments
太诡异啦我居然还写过这种东西啊囧= =||点我点我大家一起囧


在伤后,女子批上了衣衫坐在庭院内,单薄背影晃一晃就像盏浅薄的清灯,似乎随时都会熄灭。粉红色的长衣上有精细的花纹,头发随着肩膀的线条披散下来,坠在衣服边,宛若绸缎般光滑。眉眼内流光轻转,她仰起了微醉的容颜便朝自己轻轻微笑

…………
…………

——“是你真的想置我于死地。还是……你心底确认我能挡下。”

面呈羞涩状:原来我也这么少年过呀XDD

Read more »

歌斐木之舟(韩庚X希澈)

Sat.16.05.2009 1 comments
希澈在小屋翻箱倒柜地找衣服时,韩庚正坐在沙发上守着刚刚接过来的衣服无奈地微笑.之前希澈一听韩庚说俩人去散步吧,立马反射性地奔衣柜翻已经压底了的厚大衣,韩庚赶紧指着电视上正说着可以适当减少衣物的天气预报,希澈啪就把电视电源关了,跟播报员欠了他几百万至今没还似无限抑郁地说你听它胡扯还是听我的?

再到首尔去时天气已经渐渐回暖,和牡丹江春初的温度相差很多.希澈还是不相信会是在零度以上,非要拖着韩庚把两个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韩庚就坐在沙发上一一地接过希澈扔来的衣服,忍了好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保暖衣再加毛线衫再加外大衣,然后瞅着希澈意犹未尽的样子,值得认命地穿得像两只粽子似的,这样希澈才肯抬手放两个人出来.

…………

Read more »

to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