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何处是江湖。

Tue.29.09.2009 4 comments
最初接触鼠猫文时,多少是排斥着现代文,后来看了些写大学生活等等,以及天子大的文章,才慢慢接受起来。那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对现实的一种厌恶却真实的味道。

后来才意识到,其实那是一种奇妙的理想主义在作祟,『现实』、『真实』、『实际』这些词语,也许对于我来说,与鼠猫是全然不搭调的。可以有少许的黑色,却不愿让他们面对一个苍白而无力的灰暗不明色调,而从灵魂中悲哀。


哪怕如今,便是如此。


似乎我之前的日志中也曾有写过:小时候是异常崇拜警察叔叔的。总觉得片儿警是一种温馨却威严的职业。如今现实的确教人失望,然而看到的听到的却无关自己,那份子失望便没有了底气,只觉得也许、或许将来——甚至是如今,却还是依旧有一种强大的存在,能够值得我们来依赖。

一种光荣的职业,一种光荣的制服,笔直,哪怕有灰尘血迹。

这是一种不能没有的希翼。

更何况『警局内部不乏贪污腐败,可也同样不乏问心无愧能够在国徽下直起腰站立的干警,否则早就乱成一团。』
——《江湖不可饮》

Read more »

topTop -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