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不夜天

Sun.26.04.2009 0 comments
一场惊梦仗剑天涯时,笑醉了三千场,英雄不离殇。


此生唯独钟爱那一蓝影渐远烟雨间,伞下回眸,白衣遥望,全是滴滴血红泪。

那一年,冲霄箭穿丹心火缭青空血满白衫,睁眼闭眼见却又是梦回江南时,那蓝衣少年独撑竹伞,回眸浅笑,流云远雾,水汽缭绕时那回首男子却是渐行渐远了。

伸手却破碎了一地的梦,那烟雨江南宛若焰火夜空一现转眼消失,燎原长火依旧。

当年携手仗剑走天涯,女儿红一杯,醉了几度花雕。

曾经耳鬓厮磨,飞花无数,流萤无数,月下对酌。

梦醒来,原是大醉一场。

白衣眼中仅残一抹蓝色,再无他物。眼中无泪,血凝似霜衣成红。

他回头,身影却远走了天际。



这是那火树银花夜的惊梦一场,朦胧影里的耳鬓厮磨,铸成这千古风流当年时,醉笑三千英雄离殇,却还是不夜天。



——这是一场梦的开始。

从铜雀台前那意气风发,征战沙场,醉卧红尘,笑傲江湖。

« 奇怪的梦=v= - HOM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0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o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