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鼠猫]英雄(完)

Sat.13.06.2009 0 comments
点我直达《英雄》

越写越拖沓……

越写越罗嗦……


后记:


俺果然是个罗嗦鬼,写完个文总要罗嗦个后记出来囧。今下午混混沌沌的把这个完结了,就发现,虫子满地跑TAT首先感谢给捉虫的大人>v<~~『那销魂的卖身不卖艺啊~卖身不卖艺啊~雷死俺了TAT』
其实这个文的故事蛮牵强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讲清楚TAT抹泪。
不过总算是完结了『顶着锅盖仰天笑>v<』

其实无论是古文还是这样带了剧情的文,都是俺的绝对软肋,一向控制不好铺垫,把前文写的云里雾里的……

翻滚……其实写这个就是为了强扯上冲霄楼,俺真的很不希望看到一种情况,就是耗子从冲霄楼活着回来了,但是两个人却完全的背上了死的阴影,不敢提冲霄楼,不敢说死字,如果这样的相知相许,是有枷锁的,迟早会疲惫的。
话说……跪地自抽:其实是非常想写一个飞扬跋扈的五爷,可是笔尖一软……就囧了。本想写一个比较平淡的猫猫,结果笔尖一绕……也囧了。如果雷着哪位大人了,请不要客气的抽吧。相信俺啊这里面真的有豆腐啊那杯子那杯子真的是用的一个啊间接的啊kiss啊美好啊『天音:你去死的啊……』

« 囧七囧事。 - HOME - 理想主义。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0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o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