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不诉离伤。

Sat.12.12.2009 2 comments
这个题目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过啊囧。

只是今天忽然想起来了,忍不住回去翻自己在blogbus里面的旧日志,有种回顾『啊,原来我是这样长大的』、『啊,原来我小时候是这样的』以及『哦,原来以前是这样想的』。

从抑郁较多、强颜欢笑,到大多能洒脱一些。

于是现在的想法却是——不管过去是哭还是笑,是喜还是悲,总归那是掌心的一段生命,终究是珍贵的。

摸汗,于是上面矫情这么久……其实下面只是想HC而已啊囧= =|| 最近去听了朴树的歌。白桦林。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地点很诡异,居然是在婚宴上,那时候还小,不爱听这样沉重的歌,所以蛮排斥的。

后来偶然看了红荷大人的一篇鼠猫文,叫密码。末尾有白桦林的歌词,搜来听,再看文,一瞬间便被shock了。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最初不知道白桦林的故事,本能的跟一战或二战联系到了一起。

然而密码的结尾,白玉堂的哭泣,那句话。

“妈妈……妈妈,我的爱人,他死了。”

文章地址,密码。
http://www.zonghengdao.net/read.php?tid=18832&u=69164



另外要推荐的呢,就是一瞬间把俺从雷文里面治愈的待重头……

远目,这个明明以前推过!

待重头很美好。

其中一句话,顿时把俺迷恋了。


展昭手快,点上麻穴,将伍京桓肩上,巨阙出鞘,转头看向愣忡的齐放,那有着白玉堂脸与身形的人物,织绣白衣狼狈不堪,面目上来有些苍白,如今,却不比肩上那人令展昭痛惜。



是了,于是这天下终究只有一个真正的白玉堂。

不在于皮囊。

注意!那个啥!伍京桓就是白玉堂啊啊啊啊别误会掉!!

« Merry Chiristmas - HOME - 我怎么知道为啥。 »

2 comments
待重头可美好了TvT
我一被虐到就去看它,于是我都快背下来了…我…TATAT
还有欧游和今宵未眠…我很很很期待江湖复篇呢话说www~
TO miao
嗷嗷嗷待重头最美好了可有爱啦!
最喜欢了XD俺也看了好几遍,那个猫猫要乖乖的然后就啾一下mua了下去的小白呀太可爱了XDDD
抱头,俺也很期待……甚期待!
Post a 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0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o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