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我家的都是最赞的!

Sun.27.12.2009 2 comments
最近跟一个朋友聊天,嚎叫出来了不少心声。

我记得许久之前,也写过一篇日志,大概是说自己心疼焦G,大意是这样的『焦G的角色,若是好的地方,都归功于焦G跟这个角色,若是叫人不满意的地方,全部丢给编剧= =|||』

其实看文也是这样的,其他的文章还好啦,尤其是鼠猫之类的本命CP文。

大约一直坚持这样的原则——

【好的全推给这两只……不好的全推给作者 - -+++】


写出了风骨写出了我心目中鼠猫的形象,会由衷的夸赞作者功力强大,但同时会觉得,唔,鼠猫就是这样的。

但倘若一旦文中形象逆了自己口味,会百分之百的把责任统统推给作者。无论文章本身多么出彩,说难听了,就是不再承认他写的是鼠猫。

当然,我一小透明,承不承认无足轻重。

只是一直有这么个原则吧了。


掀桌:小爷才不认那么囧的人是我们家五爷跟昭昭呢!



最近在看一些原创的耽美文,忽然发现自己的口味的确是蛮怪的。

唧唧我我完全无能啊囧。

昨天看了一个退隐为结局的文,其实这样的结局是穷极浪漫与美好的,倒不是说接受不了,只能这样形容:若是原创,我无所谓。若是这样为结局的鼠猫,我雷。

我不以为,身在官场,以这两只的能耐会不得自由。


以他们的骄傲,即便是六门扇里,也不会有半点束缚。

他们不需要,那种以『自由』为名的枷锁。

这里不是说那文不好,因为那是原创耽美,只是偶然想起来跟鼠猫挂钩,就事论事罢了。


原本是想写些自己喜欢的小攻小受,不过妈咪要睡觉啦,所以就到这里啦~

« 新包青天…… - HOME - 来自书生的点名=v=  »

2 comments
嗳忽然发现你日更了?好勤奋!赞个!
其实我也那样想…被窘到就全把责任推给作者…话说作者还真是不好当啊~摊手~(你个没良心的!
今天报纸上说发现了曹丕他爹曹操的墓…忽然想到了丕云…有点小罪恶感…|||
捂脸,嗷嗷于是我真的日更过么?哈哈哈~
握爪,作者跟编剧都不好当哈哈哈~~不过不喜欢的演员就另说了嘿嘿
说起来我也听说了,然后小兴奋了很久呢【可是究竟在兴奋啥也不知道ORZ

Post a 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0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o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