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天下贰里面有个NPC叫王朝……

Sat.23.01.2010 1 comments
天下贰里面有个NPC叫王朝……
天下贰里面有个NPC叫王朝……
天下贰里面有个NPC叫王朝……
天下贰里面有个NPC叫王朝……
天下贰里面有个NPC叫王朝……

………………

王朝啊!!嗷嗷嗷,为毛就没有四大门柱捏!为毛就没有昭昭捏!为毛就没有五爷捏……

人家不干!!不干

好吧,实际上俺是想说:为毛没有鼠猫网游TvT


或者,还需要一双发现的眼睛?也许昭昭就隐藏在某个角落里!?……上帝啊。



话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脑子不大好用了【囧——沉默:好像我脑子一直没灵光过……

………………
黑线

比如,某天,喝冲剂,然后我剪开袋子之后,随意找了个容器就往里面倒。

结果倒了半天发现自己面前的碗怎么神奇的是空的!?

居然是空的,冲剂捏?!

于是我惊讶滴顺着我自己的胳膊望去……

…………

TMMD,我全倒烟灰缸里面了……扶额2


然后昨天,我爹爹要大展身手,缝衣服!

给我说:去,给爹爹拿眼镜!

然后我颠颠颠就向放眼镜的窗台上跑去了……

然后颠颠颠地跑回来了,把手中的东西递给爹爹。

爹爹默默地接过我递过去的手机:宝贝,你给我的东西似乎跟眼镜没什么关系吧………………




更纠结的是,某天我在食堂打饭,师傅问我吃啥,我想说蘑菇盖饭,可是……

TMMD我想了半天也没想起『那个黑色的头头有个腿腿的玩意』叫蘑菇…………捂脸



于是瓦甚纠结。。。。。。TAT

今天也纠结,整理家的鼠猫文,删雷文。于是被雷轰了无数次……


不得不说看文这种东西果真有个叫做『私家口味』的玩意。

对于雷文,我大部分情况都是选择忽视,不看,但绝对不能禁止我在私博里吐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吐糟一向不会回避什么,但大多也不会指名道姓,我觉得我做蛮厚道的。

然后说私家口味这个问题。


上篇我说过,很多剧情,放在原创里,多虐多苦我甘之如饴,但是放在鼠猫里就是五雷轰顶。

这是基于对鼠猫的爱。

我没有说别人那么写鼠猫就不是对鼠猫的爱,我只是想表达,我爱的方式与我心里对两只的形象与期待,与别人不同罢了。事实上,我自己动笔,然后回头来看,也能挑出无数雷点。

比如《若生》,这篇我骄傲的一点就是没把展昭写成弱媳妇,但后来揣摩多了,就发现,人物过于言情跟娇柔做作了。当初想表达:猫儿是一个坚强而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不是生活围绕着爱情,即便是五爷走了,也依旧能够像他还存在着一般生活,然后在奈何桥头,能够对等着他的人微笑。

可是如今仔细读来,没有表达出来,最起码没有表达尽然。所以我现在读着会觉得又心虚又雷。

再比如,无论文写的多么美,多么凄丽,写:『白玉堂把猫儿的尸体冰封起来恋尸』……我只能无语而雷之了。这样的五爷不是我心目中的五爷。

说这个不是想表达自己谦虚,只是想说:口味会变,而且会越变越奇怪,跟作者、文笔是没关系的。而我,就是那种雷点特别低,私家口味特别怪的哥们。


纠结1


捂脸,正经太久了好奇怪ORZ

话说,俺上传了表情……日志总算有表情啦~哈哈哈……= =|||自恋

« [陆傅]双伤 - HOME - 孙家少年最美好。 »

1 comments
乃天然呆了> ,
Post a 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0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o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