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如火似冰。

Thu.04.02.2010 3 comments
慎重提醒:纯HC!毫无限度的HC!!!踩进来了被雷出去了别怪小爷没有嚎叫给你!!!!


A 白玉堂。

有的时候会觉得,念出这三个字来,心里面都会有一种轻微的酸疼。再普通不过的三个字。我很少去称呼他为玉堂,敬了时候就叫五爷,爱了的时候就叫小白,恨了的时候就叫耗子老鼠。可是我发现,我很少去称呼这个人为玉堂。

曾经夜里做过一次梦。梦里一片漆黑,唯有三声悲戚至惨烈的呼唤,白玉堂,白玉堂,白玉堂。

没有像故事里面一样,醒来枕上一片冰凉湿冷,我没有哭,甚至连梦的具体内容也想不起来了,唯独记着黑暗里的那三声呼唤。

是不是展昭的声音?
黑暗的背后,是不是冲霄楼的燃烧。

后来再想起来,就忍不住捂住脸,可是一点哭泣的力气也没有了。

那样张扬而骄傲的一个人啊,那样自由而不羁的一个人啊,那样嚣张得有理的一个人啊,那样一个占尽天下风华与明亮的一个人啊,那样一个将白穿出火一样炽烈的一个人啊,那样一个傲至九宵寒冰也冷不过的一个人啊。

我看他肆意妄为,一身白衣蹿入了夜空。
我看他狠辣如韧,一身白练撕裂了天地。

B 嬉笑怒骂


我很喜欢用这四个字来说这个人。

嬉笑怒骂,尽是百般风流。


当年,是不是一抹惊心的雪影燃烧了大内的夜晚。

‘盗’字,分明是下九流的行当,却叫他做的这样理所应当理直气壮,是不是,就算是皇帝,也没法去震怒。

用剑也好,用刀也罢,那白衣挥起来的明刃,定是折射了月尖那束最冰冷剔透的光芒,百般兵器,我信他样样使出了精彩。


当年,通天窟里面,那少年的笑容是不是狡黠的像狐狸,得意得像偷了油的耗子,又冰冷的像雪里的风。

我很爱看他在胡烈面前的那场戏。

不知道如何用语言形容那场戏里在我心里的印象,当时只有这四个字,嬉笑怒骂。



C 瑕疵


白五爷一直是一种最完美的存在。

哪怕就是瑕疵,也是完美的瑕疵。


盗三宝,我心里知道,分明是这人做得无理取闹。

然而那病夫兄弟拖他下水的时候,心里还是一寸一尺地凉,一寸一尺地疼。甚至开始怨恨。

多么好的兄弟。多么讽刺的好。哪怕,我心里明白。


他披上官服时我心有不甘也心有欢喜。

不甘,只是怕这人不甘。

欢喜,只是为这人欢喜。

我笑我自己,他若不甘,以他的性子,如何忍耐,这人……不一向是随心而为么。何人能束缚得了他。



他的百般不是,于我眼中,尽是璀璨。




D 火与冰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冲霄楼,眼前就是一片惨烈的火海,他的血染天地。烈火中央,夜色里有一轮苍凉的满月。


冲霄楼一直是我的心结。

冲霄楼里面有人了。有的时候想起这句话,就会觉得满心的惊慌。哪怕知道,他走的潇洒,他定然无悔。


我听评书的时候,曾经失声痛哭过两次。

一次,是冲霄楼。

第二次,是白芸生出场。

像,太像了。像得我都欲生出妄念,企图,奢望,如果,这是五爷,如果是五爷。可他终究不可能是白玉堂。



火与冰。

这是我唯一能找出来,有那么一丁点能企及他的形容。

以玉比他,虽有玲珑通透,然而却多了几分死气。以梅兰竹菊拟他,风骨尚未望其项背,又太多娇弱无神。用风,太轻薄,用水,则无骨,用日月,却太过极端出尘了无生气。如今用火与冰写他,并非多少相似,只是觉得,这人傲气让他冰冷,这人烈性叫他火热。

这样矛盾而和谐的存在,叫我不知如何探寻一个真实。

我不愿以任意一种极端来比拟他,因为他似乎是一种活生生的存在。别的言语色彩声音,怎样都来不了的生动。

或者,他就是他,没有什么能比得来。


鼠猫文,是最难写的文章。我诚惶诚恐,犹怕折辱了这人。

九天十地,唯有一个白玉堂。



E 无用功

上面的内容,我一面写一面嘲笑自己。


如何这般庸俗。

那个人,那个存在,如何需要你这般的悲天悯人。

总归,我这是背地里做的事情,这样的理由,才叫自己少了几分心虚。


我没有想要玛丽苏的意思,这样连我自己都会雷。因为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着,七五里面,最出色的两个人,就是展昭,与白玉堂。再无他人能与之比肩。

我不介意别人说我是什么,我喜欢谁,偏爱谁,不偏爱谁,我心中自有定论,也与他人无关。

我只是从心里敬慕着这样的存在,以一种毫无原则的方式去喜爱。

也许明天就会改变。




不是语言苍白,而是我的无力。

有一种在意过了极致,便会叫人手足无措。我在这里,做了许多无用功,只为了仰望那个唯一的颜色。

« 【鼠猫MV】《半生》 - HOME - [陆傅]双伤 »

3 comments
呜亲爱的我好难过。
好像我还从来没叫过“玉堂”?每次都是五爷五爷,要么小白小白…朋友说,玉堂只是展昭叫的。
说来我倒是经常一口一个“猫儿”或者“小猫”的叫展昭OTL
成语词典的出处有三五,于是我曾经一页一页的翻它发现“展爷”的出镜率…还真高窘
捂脸,我我我经常一口一个昭昭叫得那个欢实XDDD
【成语词典的出处有三五】?这啥意思?
嗷嗷,白玉堂是俺几么喜欢的一个形象啊……

要说古代的人物形象,俺最爱的就是白玉堂啦!
Post a 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0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o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