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歌斐木之舟(韩庚X希澈)

Sat.16.05.2009 1 comments
希澈在小屋翻箱倒柜地找衣服时,韩庚正坐在沙发上守着刚刚接过来的衣服无奈地微笑.之前希澈一听韩庚说俩人去散步吧,立马反射性地奔衣柜翻已经压底了的厚大衣,韩庚赶紧指着电视上正说着可以适当减少衣物的天气预报,希澈啪就把电视电源关了,跟播报员欠了他几百万至今没还似无限抑郁地说你听它胡扯还是听我的?

再到首尔去时天气已经渐渐回暖,和牡丹江春初的温度相差很多.希澈还是不相信会是在零度以上,非要拖着韩庚把两个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韩庚就坐在沙发上一一地接过希澈扔来的衣服,忍了好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保暖衣再加毛线衫再加外大衣,然后瞅着希澈意犹未尽的样子,值得认命地穿得像两只粽子似的,这样希澈才肯抬手放两个人出来.

…………
希澈第一次去黑龙江之前一直嫌韩庚罗嗦,他说平时话不多的那么个人怎么一要回家就这么话多了.死活不肯带上韩庚给他准备的可以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一堆衣服.结果刚出机场就被迎面而来彻骨寒气给震撼到了,当场后悔,把被冻得冰凉的两只小爪子使劲往韩庚兜里塞,韩庚说冷了吧之前告诉你你还不信,结果希澈大大的水晶眼一翻说谁咒本少爷冷了阿我牵着你的手是担心你丢了这你荣幸知道不?极正宗的东北话掉当场把韩庚给震撼掉了,一时间忘记给希澈执行带路的职责以至于俩人差点在大街上把自己给丢了.


希澈冷的时候死活不承认,每天顶着一张被冻红了的公主脸在韩庚眼前晃来晃去,以挑战其承受能力,基本上时间不会超过两分钟韩庚立马自觉自动地把自己身上大衣围希澈身上,然后自己跑屋里翻出旧衣服套.然后希澈满脸得意地揪着韩庚的衣服满世界晃悠,大两码的大衣有些宽松,他干脆把手全部包在长长的衣袖里面,省了再讨手套来带.

后来希澈就觉得其实压根没这必要.哪一次都有人用热乎乎的小爪子抓着自己的手.好像印象里是这样的.俩人去镜泊湖看风景,像两只无限天真的鸟,傻乎乎地互相抓着手指头取暖.那时候天空是一片通透而寂静的蓝色.

韩庚说我看不得这样的蓝色,让人觉得很悲伤.希澈无限鄙夷地扭头说你最近从哪新买了本伪文艺.结果俩人就掐起来了,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希澈追着韩庚打.

在寒冷的北方里面,无论跑多么快多么久,温暖的体温还是会在冷冽的风里面轻微颤抖.

再回首尔时希澈满脑子得多穿衣服.不把俩人折腾成包子誓不罢休.

春寒料峭时,乍出门有潮湿的冷气迎面而来.希澈无限得意地说看吧还是我说的对衣服要多穿天气预报都是扯的.韩庚无奈点头说是是你说的对,扭头心想还好没带什么东西待会要拿俩人的大衣这不是什么特别好干的活.

俩人就这样溜达溜达,一会身上只穿着毛衫不见了大衣的希澈瞅了两眼韩庚,其大衣小衣拎得跟刚陪女朋友逛完商场似的,于是就说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饺子吧.韩庚抬头一看迎面一个饺子馆就说那好反正我们也走到这里了.

头一回来这个饺子馆,也不知道味道会怎样.俩人随便要了点就坐那等着,韩庚一会看看餐巾纸都铺好了一会看看筷子也摆齐了,出奇地觉得不自在.终于抬头去看对面的希澈,小公主脸沉默得什么似的,韩庚心说平时这么一个话多的孩子怎么一回家反而话不多了…

呆会饺子上来了,白色的小饺子玲珑剔透.韩庚说我们开动吧.希澈忽然插了句说你之后陪女朋友逛街的话,是不是也要这样拎东西呢.他说这话的时候韩庚正把一看好的饺子往希澈盘子里面搁,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举起来的手却又收回来了,干巴巴地把饺子塞自己嘴里,干脆假装没听见,他就觉得希澈一直盯着自己看,顿时内心感触无比微妙.嚼饺子跟嚼蜡似的,嚼完了一抬头就瞅见希澈眼睛里面的光晃晃的.

那样的光,仿佛是牡丹江顶空一片通透而悲伤的蓝色.

韩庚夹起来一个饺子塞希澈嘴里说你哪来的这么丰富的想象力.希澈把饺子咽下去眨眨眼睛说真没庚妈做的好吃.韩庚说那行回头你跟我去北京吃梅花饺子,我请客.希澈说那天我做了个梦.韩庚问什么梦.希澈张开嘴又吃下去一个韩庚送来的饺子,说等你请我吃梅花饺子的时候再告诉你.

因为儿子回来,在北京开店的庚妈妈特意奔回牡丹江,看着笑容嫣然美好俊俏让女生都忍不住当场死在那里的公主澈,跟看着儿媳妇似的高兴,倍亲切地说哎呀如果不嫌弃的话干脆当我干儿子好了.希澈的笑容相当甜美,顿时让忽然有了这么一个漂亮儿子的庚妈妈开心不已.希澈回头就瞅着一声不吭的韩庚小声说怎么你吃醋啦没办法谁让本少爷魅力无限,来来下次去叫我妈妈婆婆.结果韩庚的表情简直就是四个字可以形容,去你妈的.

那会儿庚妈妈看被冻得颠颠的希澈使劲把手往韩庚那钻,就笑容满面地说你们两个关系可真好.当时这句话把俩人都彻底震住了,希澈有史以来头一回要钻到韩庚怀里的手给僵在半空中.结果庚妈妈还毫无觉察地继续表达对俩人关系好的感慨,说真像一对货真价实的兄弟.话音一落俩人就特别兄弟地勾着肩膀哼着说那是.

仿佛是松了一口气.就这样松了一口气,转头却觉得仿佛又出现了更大的空洞.无形而疯狂地生在两个人中间,韩庚沉默地看了一眼把头磕在自己肩膀上的希澈,那时希澈眼睛里面的光,寂静得不像了他.

他们是藏在歌斐木之舟的逃亡者,在水漫世界的海洋里流亡,企图流到幸福的彼岸,期待而恐慌.他们藏在那里互相取暖,但依旧清晰地明白,当到达终点的那一刻,回到了那个拥有自己一切的世界,只是唯独没有对方.

这样的世界,也是一种灾.

从饺子馆出来,韩庚抱着两个人的衣服,华灯初上,夜风微凉.转身看着越走越慢的希澈,就这样习惯地抓住他的手.

皮肤轻微而温存的触碰.无声无息的接近.

我们总会在一起吧.韩庚这样小声说出来的时候,有风起.希澈扭头朝他轻轻地微笑,回手反握.十指相错.希澈说本少爷批准你总帮我抱衣服.此时浪漫无比无比浪漫,韩庚若有所思地扭头,神情无限无限深情地凝视希澈,终于开口发问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究竟梦到了什么?

于是无论抱不抱着衣服永远跑不过希澈的韩庚被希澈追着打.韩庚说你虐待我,我被你打的巨痛苦.希澈说我替你表达,痛但快乐着.

大概是很多很多年以后,希澈还能想起来他胡扯的那个梦.

在很多很多年以后,他和韩庚围坐在一起,吃着梅花饺子,韩庚还是像老样子似地夹起来喂给他吃.然后两个人裹得就像两只幸福的包子.

~The End~

« 孔雀东南飞 - HOME - 若繁华中没有你。 »

1 comments
远目…… 俺看过这篇
Post a 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0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o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