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

七郡

Author:七郡
万受无疆。

王道:
鼠猫不可拆!
孙焦脸天道!

丕云不可逆!
玄紫玄桂常反攻=v=||

贯彻落实耽美发展观,不适者绕路。

TAT——杨戬爱好者卓爷口水者~|

本站LOGO:

三尺青锋
荒漠纵横
最新引用
醉卧红尘
流水浮灯
脚丫印
疏雨紫竹伞


——犹记当年那江南烟雨迷雾里,一抹蓝影伞下独立,静谧地安然等待着一个跳脱的白亮身姿。

一瞬间,冲霄楼的漫天烈火烧灼成了青天红日。

——犹记当年那醉花荫虫草缭绕,三尺火剑藏寒月,冰魄纳羲和,竟是醉千秋。

多少年,白发辗转成了三千丈,卷云台上诀别东海间。

——犹记当年那紫禁遥远城墙内,年少无猜的孩童流年似歌啼,携手话天下,不过一声玄字桂。

转眼时,少年时分流浪在了岛边浪涛,多少次南巡的无助。

——犹记当年长坂七进七出一场英雄劫,铜雀台前枪剑相交驰骋沙场,鲜衣怒马,飒爽英姿。

再回首,诀别了奈何桥头。

他二人举世无双。

Thu.18.03.2010 0 comments
进来日志一直没什么时间写,有点小荒废的感觉。前几次也连续试图更过,可是总觉得内容过于私密,还是隐藏了。

大概感觉就是,我有很多话要说。然后就只剩下这一句话了。


《知我者》总算出了结局,我跟乌乌总算熬出来了。

不知道乌乌是怎么想的,然而不管什么时候,看着那句话,总有一种想捂住脸痛苦一场的错觉。



一直很感谢乌乌,我家小公主。给我收拾这样一个烂摊子。

我们用碎纸片写这些东西,想到某个值得花痴的片段,便一定要用上。

我看见他曾经写着写着就忽然流下泪来的时候。我跟他说,我一样的难过。文章到了最后,几乎近似于以一种自言自语的方式完结的。因为想表达的东西太多,双手又那么的僵硬,我们还是少年,终究没有那么宽广的胸襟来承载我们的自以为是。


在写文章的结局时,我几次顿笔几乎进行不下去了。

我终究还是坚定地相信,展昭愿意,以自己之命,去破白玉堂的死结,不是一种隐忍,更不是什么狗屁圣母情怀。他已经经历过一次冲霄烟后,他终究不愿再一次去做那个被留下来的。

我说不清楚。但我相信,展昭的想法,白玉堂是明白的。


乌乌说,展昭这般做,其实是很残忍的,明明知道结局。



很多话,我跟乌都借着这个机会说出来了,就以那种欲盖弥彰,仓促的方式,以至于,《知我者》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情节跳跃的近乎于脑残。



话尽于此。唯愿留作许多年后的一个纪念。



另外呢,最近在萌刘卫。

——朕的卫青,是天下的英雄。

我一直在爱这句话。



最近有想法写孙焦,然而终究觉得这是对两位大侠的不尊敬,开文了,藏在了自家坛子,以后就是拿出来,也会替换成别的名字。

有想法写AT。

不再萌玛丽苏,然后就觉得,除了年少热血之外,便只有A少一人能站在T部身边。


就这样。

« 道德底线。 - HOME - 大赞:《不老青山雪白头》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0 trackbacks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opTop